您的位置: 網站首頁 新聞資訊 >

新聞資訊

盧鋒:中國鋼鐵業未來10-20年有望全面崛起
2017/3/27 15:30:47
 近年我國經濟進入周期與結構雙重調整關鍵階段,具有較強順周期特征的鋼鐵行業面臨多重困境。
 
  國內需求增速回落加劇產能過剩壓力,價格與利潤大幅下降顯示經營環境惡化,負債率高企與少數企業違約破產,作為“兩高一資”(高耗能、高污染的資源性行業)重頭行業持續面臨綠色環保壓力。
 
  就外部而言,鋼鐵出口較快增長伴隨貿易摩擦頻次上升,鋼鐵產能過剩與經貿關系成為近年雙邊、多邊國際對話場合重要熱點內容。一段時期以來,鋼鐵業似乎成為一個負面消息不斷的“問題行業”。
 
  然而轉換視角觀察當下形勢也折射歷史性機遇。目前鋼鐵內外環境特點是,中國鋼鐵發展伴隨世界新一輪鋼鐵產業轉移進入決定性階段的產物,是中國鋼鐵從體量擴張轉向全面崛起調整期的必經歷練。觀察世界鋼鐵產業轉移歷史大勢與根源,分析中國當代鋼鐵業成長軌跡及其經濟邏輯,對于全面理解中國鋼鐵業目前形勢特征及其演變前景具有認識借鑒意義。作為“換個視角看鋼鐵——世界鋼鐵產業轉移與中國選擇”研究報告”部分內容,本文著重考察世界鋼鐵產業轉移歷史大勢及內在規律,討論中國體制轉型背景下鋼鐵業崛起過程與前景。
 
  中國正值第三次全球鋼鐵產業大轉移
 
  鋼鐵產業是在18-19世紀英國工業革命推進過程中伴隨需求增長與技術變革發展起來的。19世紀初葉鋼鐵產能主要集中在西歐和美國少數國家,估計1820年全球鋼鐵產量在100萬噸之數,其中主要是熟鐵和生鐵,近年全球鋼鐵產量約為16億噸上下,近兩個世紀鋼鐵產量增長約1600倍。具體觀察,全球鋼鐵產量大約在19世紀70-80年代達到1000萬噸,20世紀20年代后期(1927年)超過1億噸;二戰時期高峰年份1943年全球產量為1.63億噸,其時美國生產8000多萬噸占據半壁江山;戰后到1968年超過5億噸,2004年第一次超過10億噸,目前峰值是2014年16.7億噸。
 
  近現代不同時期鋼鐵業在主要鋼鐵國之間相對漲落消長,派生出世界鋼鐵產業轉移畫面。大致而言,以18世紀后半期與19世紀上半期,英國等西歐國家憑借工業革命先發優勢主導全球鋼鐵業為歷史起點,過去一個多世紀世界鋼鐵產業已經和正在發生三次大轉移。
 
  19-20世紀之交美國崛起帶動第一次世界鋼鐵產業轉移。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后經濟起飛帶動鋼鐵業崛起,19-20世紀之交美國鋼鐵生產量和消費量超過西歐諸國,實現世界鋼鐵產業第一次轉移并開創美國鋼鐵時代。世紀之交美國鋼鐵產量超過1000萬噸,約為當時英國鋼產量兩倍之多。1913年一戰前夕美國鋼產量達到3180萬噸,比同年英德法歐洲三大列強總和3010萬噸還多。1941-1951年間美國鋼產量占全球比例均值為52%,1945年峰值為63.8%。
 
  上世紀60-70年代日本、德國鋼鐵業追趕超越,前蘇聯擴張帶動全球鋼鐵產業重心第二次轉移。70年代初蘇聯成為世界最大鋼鐵生產國,然而在技術路線與工藝流程創新上乏善可陳。日本在成為第二大鋼鐵生產國同時,通過推廣氧氣頂吹高爐與連鑄技術,擴大優質鐵礦石資源進口空間半徑,新建一大批4000-5000立方米大型和超大型高爐,憑借后發優勢與技術引進創新,迅速成為鋼鐵技術工藝與經濟效率方面的領先國家。
 
  美國鋼鐵業二戰后雖獨步全球,然而十余年后在日本、德國等歐洲國家追趕背景下逐步喪失國際競爭力,到70-80年代美國鋼鐵業歷史優勢已成隔日黃花,成為需要頻繁借助貿易保護維持局面的“問題行業”。
 
  第三次是新世紀初年快速中國鋼鐵追趕與新一輪鋼鐵產業轉移。1996年中國鋼鐵產量超過1億噸,2004年查處鐵本事件時年產量達到2億多噸,近年進一步增長到8億噸,在相對體量上邁上“一覽眾山小”巔峰。同時中國鋼鐵行業整體技術和效率水平得到實質性提升,目前國內鋼鐵行業先進技術、工藝和環保水平已接近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大中型企業產品普遍水平已經達到國際中高端水平,鋼鐵產品配套能力、技術研發與人才水平大幅提高。
 
  雖然我國鋼鐵業整體與發達國家比較仍有不小差距,亟待深化改革推進轉型升級,然而從鋼鐵經濟史角度看,中國鋼鐵追趕推動世界鋼鐵新一輪產業轉移應是不爭的事實。
 
  世界范圍內鋼鐵產業轉移,是特定時期全球鋼鐵產業格局因應新興鋼鐵大國追趕崛起發生實質性改變的結果。影響鋼鐵產業轉移因素是錯綜復雜的,不同時期大國經濟追趕受各自經濟、政治和社會環境因素制約具有國別特殊性,中國改革開放體制轉型很大程度塑造鋼鐵追趕崛起軌跡。就推動歷次鋼鐵大國崛起與產業轉移共性因素而言,市場需求條件、技術創新與轉移、大規模投資等三方面規律性因素具有特殊重要意義。
 
  大國崛起派生鋼鐵行業巨大需求
 
  后進大國經濟起飛派生巨大國內需求,是大國鋼鐵崛起與產業轉移的最基本最重要的解釋變量。大國鋼鐵行業發展對整體經濟起飛具有不可或缺的支持作用,因而經濟與鋼鐵業發展具有相互促進關系。
 
  然而給定大國經濟起飛發展背景,沒有什么因素比大規模需求對解釋鋼鐵產業轉移更為重要。需求決定規律在美國鋼鐵崛起帶動第一次鋼鐵產業轉移以及中國當代鋼鐵發展伴隨目前新一輪鋼鐵產業轉移中表現得最為突出。
 
  美國19世紀后半期經濟發展與需求擴張對鋼鐵崛起及世界第一次鋼鐵產業轉移產生關鍵支持作用。美國南北戰爭前后人口與GDP經濟總量已經超過早先世界霸主國英國,構成美國鋼鐵需求較快增長的宏觀經濟基礎。美國憑借國土空間幅員廣大的經濟優勢,其鐵路建造里程在19世紀中葉已經遠遠超過英國。20世紀末船運業也開始快速增長并于20世紀初年急起直追超過英國。美國大規模建造鐵路對鐵軌鋼軌的需求,南北戰爭后美國工業化高速推進對鋼鐵金屬原料需求增長,對美國作為鋼鐵大國崛起提供不可或缺的需求支持條件。
 
  卡內基自傳中,通過國際比較提及需求高漲對美國鋼鐵崛起的重要意義,這位鋼鐵大王1868年與朋友游歐洲旅行后得到這樣印象:“只有跳出美國這個漩渦,才能對其旋轉的速度有正確的估計。我覺得我們這樣一個(鋼鐵)制造企業,發展得再快也很難跟上美國人需求增長的速度,然而在國外,好像沒有什么發展進步的東西。如果我們排除有限的幾個歐洲城市,這塊大陸的一切都像是靜止的;而與此同時,在美國,到處都呈現出這樣一副景象,就像書中描述的建筑巴別通天塔的景象:成千上萬的人來回奔忙,一個比一個更有干勁,人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座通天塔的建造中(《鋼鐵大王卡內基自傳》第85-86頁)”。
 
  卡內基對美國經濟起飛時代國內需求蓬勃發展重要性的感悟和認知,在100多年后中國經濟高速成長經驗觀察中獲得當代印證。雖然人們對中國快速追趕現象評價毀譽參半,然而沒有疑問的是,工業化城市化推進鋼鐵需求高速增長同樣為中國新世紀初年鋼鐵擴張崛起提供強大支撐。
 
  與美國當年鋼鐵需求主要來自鐵軌鋼軌、船只建造、軍火等機械設備等比較有限領域不同,當代鋼鐵利用廣度深度比一百多年前大幅拓展,鋼鐵需求覆蓋工業制造品、房間建造、基礎設施建設等遠為廣泛的部門與場合。
 
  以工業制造品領域電冰箱、洗衣機、電視機等家用電器為例,中國這些部門增長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發力,世紀之交上述三大家電產量超過5000萬臺,新世紀初年大幅擴張到2015年產量約3億臺。汽車是更重要鋼鐵用戶,汽車產量從上世紀90年代50萬輛增長到世紀之交200萬輛,新世紀初年提速增長達到2015年2450萬輛。新世紀最初十余年中國汽車生產增量占全球增量七成以上,中國汽車產量占全球產量比例從5%上升到35.7%。近年我國汽車業每年耗用鋼材在5000-6000萬噸之數。
 
  城市化進程中房屋建筑規模擴大,是鋼鐵需求增長又一重要來源。中國鋼鐵資源供需平衡表信息顯示,房屋建筑用鋼通常占到鋼鐵消費總量的一半上下。數據顯示,1999-2014年我國住宅年竣工量從2.62億平方米增長到8.09億平方米,15年增長近4倍。同期中國城市建成區面積從2.15萬平方公里增長到4.98萬平方公里,擴容1.32倍。
 
  大規模基礎設施投資建設同樣派生鋼鐵需求。例如中國高速鐵路建設后來居上,近年高鐵運營里程占全球一半以上,另外高鐵在建里程與計劃里程也遠遠超過其他高鐵建造大國。中國地鐵運營里程從2011年2100公里增長到2015年3000多公里,占全球運營里程23%,比運營里程長度第二到第四名國家(美國、日本、德國)總和還要長。
 
  展望未來,我國鋼鐵需求增長進入飽和期或低速增長階段,過去幾十年需求多次翻倍增長情形將不復存在。然而中國經濟未來10-20年仍處于中高速增長階段,城市化工業化持續推進,如城市化推進包括地下管廊建設需要鋼鐵追加投入,汽車繼續普及與鐵路快速興建派生鋼鐵需求,房屋建造增加采用鋼結構比例仍有較大潛力。
 
  另外我國現階段比較優勢結構,決定鋼鐵直接出口與鋼鐵作為原料制成品間接出口仍有顯著增長空間。我國鋼鐵直接和間接消費需求在未來較長時期估計仍將穩居全球首位,為鋼鐵崛起提供需求條件。
 
  技術轉移創新規律:墻里開花墻外香
 
  特定階段鋼鐵前沿主導國擁有較強研發能力,更可能在鋼鐵關鍵科技領域取得原創性重大突破;然而技術前沿國在經濟發展階段上往往是工業化城市化高潮已過,鋼鐵需求增長由強走弱對其普及利用技術進步成果構成制約。另外鋼鐵主導國在早先歷史環境中選擇特定技術路線,物化為既有規模龐大的固定資產并包含高昂沉沒成本,也會制約其率先大范圍普及利用新一代技術。
 
  相反,經濟后進國家在利用新技術方面歷史包袱較少,如能在經濟起飛階段全面審視全球范圍技術存量積累,正確選擇利用具有長期潛在優勢的技術路線,就可能更好地利用發達國家發明提供的技術成果實現彎道追趕與崛起,表現為“墻里開花墻外香”的鋼鐵技術轉移創新規律。
 
  這個規律在美國鋼鐵興衰歷程中展現得淋漓盡致。英國18世紀后期與19世紀前期工業革命階段,鐵路軌道所用的大批量金屬材料主要是用效率低下的攪拌法(puddling普德林法)制成的熟鐵,采用成本高昂的坩堝法(crucible)生產少量優質鋼材主要用于高端機械設備與儀器制造。
 
  19世紀60年代前后,貝塞麥-托馬斯轉爐出現并逐步改進成熟,西門子-馬丁平爐法也問世,推動近代鋼鐵以至冶金工業領域的革命性技術突破。然而這時英國工業革命已初步完成,美國適逢南北戰爭后經濟起飛鋼鐵需求高漲,鋼鐵科技革命雖在西歐“開花”,卻在大西洋彼岸美國結出更豐碩果實。
 
  近年我國經濟進入周期與結構雙重調整關鍵階段,具有較強順周期特征的鋼鐵行業面臨多重困境。
 
  國內需求增速回落加劇產能過剩壓力,價格與利潤大幅下降顯示經營環境惡化,負債率高企與少數企業違約破產,作為“兩高一資”(高耗能、高污染的資源性行業)重頭行業持續面臨綠色環保壓力。
 
  就外部而言,鋼鐵出口較快增長伴隨貿易摩擦頻次上升,鋼鐵產能過剩與經貿關系成為近年雙邊、多邊國際對話場合重要熱點內容。一段時期以來,鋼鐵業似乎成為一個負面消息不斷的“問題行業”。
 
  盧鋒:換個角度看鋼鐵中國鋼鐵業未來10-20年有望全面崛起
 
  然而轉換視角觀察當下形勢也折射歷史性機遇。目前鋼鐵內外環境特點是,中國鋼鐵發展伴隨世界新一輪鋼鐵產業轉移進入決定性階段的產物,是中國鋼鐵從體量擴張轉向全面崛起調整期的必經歷練。觀察世界鋼鐵產業轉移歷史大勢與根源,分析中國當代鋼鐵業成長軌跡及其經濟邏輯,對于全面理解中國鋼鐵業目前形勢特征及其演變前景具有認識借鑒意義。作為“換個視角看鋼鐵——世界鋼鐵產業轉移與中國選擇”研究報告”部分內容,本文著重考察世界鋼鐵產業轉移歷史大勢及內在規律,討論中國體制轉型背景下鋼鐵業崛起過程與前景。
 
  中國正值第三次全球鋼鐵產業大轉移
 
  鋼鐵產業是在18-19世紀英國工業革命推進過程中伴隨需求增長與技術變革發展起來的。19世紀初葉鋼鐵產能主要集中在西歐和美國少數國家,估計1820年全球鋼鐵產量在100萬噸之數,其中主要是熟鐵和生鐵,近年全球鋼鐵產量約為16億噸上下,近兩個世紀鋼鐵產量增長約1600倍。具體觀察,全球鋼鐵產量大約在19世紀70-80年代達到1000萬噸,20世紀20年代后期(1927年)超過1億噸;二戰時期高峰年份1943年全球產量為1.63億噸,其時美國生產8000多萬噸占據半壁江山;戰后到1968年超過5億噸,2004年第一次超過10億噸,目前峰值是2014年16.7億噸。
 
  近現代不同時期鋼鐵業在主要鋼鐵國之間相對漲落消長,派生出世界鋼鐵產業轉移畫面。大致而言,以18世紀后半期與19世紀上半期,英國等西歐國家憑借工業革命先發優勢主導全球鋼鐵業為歷史起點,過去一個多世紀世界鋼鐵產業已經和正在發生三次大轉移。
 
  19-20世紀之交美國崛起帶動第一次世界鋼鐵產業轉移。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后經濟起飛帶動鋼鐵業崛起,19-20世紀之交美國鋼鐵生產量和消費量超過西歐諸國,實現世界鋼鐵產業第一次轉移并開創美國鋼鐵時代。世紀之交美國鋼鐵產量超過1000萬噸,約為當時英國鋼產量兩倍之多。1913年一戰前夕美國鋼產量達到3180萬噸,比同年英德法歐洲三大列強總和3010萬噸還多。1941-1951年間美國鋼產量占全球比例均值為52%,1945年峰值為63.8%。
 
  上世紀60-70年代日本、德國鋼鐵業追趕超越,前蘇聯擴張帶動全球鋼鐵產業重心第二次轉移。70年代初蘇聯成為世界最大鋼鐵生產國,然而在技術路線與工藝流程創新上乏善可陳。日本在成為第二大鋼鐵生產國同時,通過推廣氧氣頂吹高爐與連鑄技術,擴大優質鐵礦石資源進口空間半徑,新建一大批4000-5000立方米大型和超大型高爐,憑借后發優勢與技術引進創新,迅速成為鋼鐵技術工藝與經濟效率方面的領先國家。
 
  美國鋼鐵業二戰后雖獨步全球,然而十余年后在日本、德國等歐洲國家追趕背景下逐步喪失國際競爭力,到70-80年代美國鋼鐵業歷史優勢已成隔日黃花,成為需要頻繁借助貿易保護維持局面的“問題行業”。
 
  第三次是新世紀初年快速中國鋼鐵追趕與新一輪鋼鐵產業轉移。1996年中國鋼鐵產量超過1億噸,2004年查處鐵本事件時年產量達到2億多噸,近年進一步增長到8億噸,在相對體量上邁上“一覽眾山小”巔峰。同時中國鋼鐵行業整體技術和效率水平得到實質性提升,目前國內鋼鐵行業先進技術、工藝和環保水平已接近或達到國際先進水平,大中型企業產品普遍水平已經達到國際中高端水平,鋼鐵產品配套能力、技術研發與人才水平大幅提高。
 
  雖然我國鋼鐵業整體與發達國家比較仍有不小差距,亟待深化改革推進轉型升級,然而從鋼鐵經濟史角度看,中國鋼鐵追趕推動世界鋼鐵新一輪產業轉移應是不爭的事實。
 
  世界范圍內鋼鐵產業轉移,是特定時期全球鋼鐵產業格局因應新興鋼鐵大國追趕崛起發生實質性改變的結果。影響鋼鐵產業轉移因素是錯綜復雜的,不同時期大國經濟追趕受各自經濟、政治和社會環境因素制約具有國別特殊性,中國改革開放體制轉型很大程度塑造鋼鐵追趕崛起軌跡。就推動歷次鋼鐵大國崛起與產業轉移共性因素而言,市場需求條件、技術創新與轉移、大規模投資等三方面規律性因素具有特殊重要意義。
 
  大國崛起派生鋼鐵行業巨大需求
 
  后進大國經濟起飛派生巨大國內需求,是大國鋼鐵崛起與產業轉移的最基本最重要的解釋變量。大國鋼鐵行業發展對整體經濟起飛具有不可或缺的支持作用,因而經濟與鋼鐵業發展具有相互促進關系。
 
  然而給定大國經濟起飛發展背景,沒有什么因素比大規模需求對解釋鋼鐵產業轉移更為重要。需求決定規律在美國鋼鐵崛起帶動第一次鋼鐵產業轉移以及中國當代鋼鐵發展伴隨目前新一輪鋼鐵產業轉移中表現得最為突出。
 
  美國19世紀后半期經濟發展與需求擴張對鋼鐵崛起及世界第一次鋼鐵產業轉移產生關鍵支持作用。美國南北戰爭前后人口與GDP經濟總量已經超過早先世界霸主國英國,構成美國鋼鐵需求較快增長的宏觀經濟基礎。美國憑借國土空間幅員廣大的經濟優勢,其鐵路建造里程在19世紀中葉已經遠遠超過英國。20世紀末船運業也開始快速增長并于20世紀初年急起直追超過英國。美國大規模建造鐵路對鐵軌鋼軌的需求,南北戰爭后美國工業化高速推進對鋼鐵金屬原料需求增長,對美國作為鋼鐵大國崛起提供不可或缺的需求支持條件。
 
  卡內基自傳中,通過國際比較提及需求高漲對美國鋼鐵崛起的重要意義,這位鋼鐵大王1868年與朋友游歐洲旅行后得到這樣印象:“只有跳出美國這個漩渦,才能對其旋轉的速度有正確的估計。我覺得我們這樣一個(鋼鐵)制造企業,發展得再快也很難跟上美國人需求增長的速度,然而在國外,好像沒有什么發展進步的東西。如果我們排除有限的幾個歐洲城市,這塊大陸的一切都像是靜止的;而與此同時,在美國,到處都呈現出這樣一副景象,就像書中描述的建筑巴別通天塔的景象:成千上萬的人來回奔忙,一個比一個更有干勁,人人都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座通天塔的建造中(《鋼鐵大王卡內基自傳》第85-86頁)”。
 
  卡內基對美國經濟起飛時代國內需求蓬勃發展重要性的感悟和認知,在100多年后中國經濟高速成長經驗觀察中獲得當代印證。雖然人們對中國快速追趕現象評價毀譽參半,然而沒有疑問的是,工業化城市化推進鋼鐵需求高速增長同樣為中國新世紀初年鋼鐵擴張崛起提供強大支撐。
 
  與美國當年鋼鐵需求主要來自鐵軌鋼軌、船只建造、軍火等機械設備等比較有限領域不同,當代鋼鐵利用廣度深度比一百多年前大幅拓展,鋼鐵需求覆蓋工業制造品、房間建造、基礎設施建設等遠為廣泛的部門與場合。
 
  以工業制造品領域電冰箱、洗衣機、電視機等家用電器為例,中國這些部門增長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發力,世紀之交上述三大家電產量超過5000萬臺,新世紀初年大幅擴張到2015年產量約3億臺。汽車是更重要鋼鐵用戶,汽車產量從上世紀90年代50萬輛增長到世紀之交200萬輛,新世紀初年提速增長達到2015年2450萬輛。新世紀最初十余年中國汽車生產增量占全球增量七成以上,中國汽車產量占全球產量比例從5%上升到35.7%。近年我國汽車業每年耗用鋼材在5000-6000萬噸之數。
 
  城市化進程中房屋建筑規模擴大,是鋼鐵需求增長又一重要來源。中國鋼鐵資源供需平衡表信息顯示,房屋建筑用鋼通常占到鋼鐵消費總量的一半上下。數據顯示,1999-2014年我國住宅年竣工量從2.62億平方米增長到8.09億平方米,15年增長近4倍。同期中國城市建成區面積從2.15萬平方公里增長到4.98萬平方公里,擴容1.32倍。
 
  大規模基礎設施投資建設同樣派生鋼鐵需求。例如中國高速鐵路建設后來居上,近年高鐵運營里程占全球一半以上,另外高鐵在建里程與計劃里程也遠遠超過其他高鐵建造大國。中國地鐵運營里程從2011年2100公里增長到2015年3000多公里,占全球運營里程23%,比運營里程長度第二到第四名國家(美國、日本、德國)總和還要長。
 
  展望未來,我國鋼鐵需求增長進入飽和期或低速增長階段,過去幾十年需求多次翻倍增長情形將不復存在。然而中國經濟未來10-20年仍處于中高速增長階段,城市化工業化持續推進,如城市化推進包括地下管廊建設需要鋼鐵追加投入,汽車繼續普及與鐵路快速興建派生鋼鐵需求,房屋建造增加采用鋼結構比例仍有較大潛力。
 
  另外我國現階段比較優勢結構,決定鋼鐵直接出口與鋼鐵作為原料制成品間接出口仍有顯著增長空間。我國鋼鐵直接和間接消費需求在未來較長時期估計仍將穩居全球首位,為鋼鐵崛起提供需求條件。
 
  技術轉移創新規律:墻里開花墻外香
 
  特定階段鋼鐵前沿主導國擁有較強研發能力,更可能在鋼鐵關鍵科技領域取得原創性重大突破;然而技術前沿國在經濟發展階段上往往是工業化城市化高潮已過,鋼鐵需求增長由強走弱對其普及利用技術進步成果構成制約。另外鋼鐵主導國在早先歷史環境中選擇特定技術路線,物化為既有規模龐大的固定資產并包含高昂沉沒成本,也會制約其率先大范圍普及利用新一代技術。
 
  相反,經濟后進國家在利用新技術方面歷史包袱較少,如能在經濟起飛階段全面審視全球范圍技術存量積累,正確選擇利用具有長期潛在優勢的技術路線,就可能更好地利用發達國家發明提供的技術成果實現彎道追趕與崛起,表現為“墻里開花墻外香”的鋼鐵技術轉移創新規律。
 
  這個規律在美國鋼鐵興衰歷程中展現得淋漓盡致。英國18世紀后期與19世紀前期工業革命階段,鐵路軌道所用的大批量金屬材料主要是用效率低下的攪拌法(puddling普德林法)制成的熟鐵,采用成本高昂的坩堝法(crucible)生產少量優質鋼材主要用于高端機械設備與儀器制造。
 
  19世紀60年代前后,貝塞麥-托馬斯轉爐出現并逐步改進成熟,西門子-馬丁平爐法也問世,推動近代鋼鐵以至冶金工業領域的革命性技術突破。然而這時英國工業革命已初步完成,美國適逢南北戰爭后經濟起飛鋼鐵需求高漲,鋼鐵科技革命雖在西歐“開花”,卻在大西洋彼岸美國結出更豐碩果實。
 
  卡內基同時代的美國鋼鐵巨子,一開始就高度重視貝塞麥煉鋼法提供的“以鋼代鐵”的技術前景,第一時間在賓州建立采用新法煉鋼的現代鋼鐵廠,通過普及新技術完成美國鋼鐵產量向千萬噸規模躍遷,1899年美國鋼產量第一次超過千萬噸時貝塞麥鋼占鋼總產量七成以上。適應國內鋼鐵供應鏈發展的具體條件,美國19世紀末開始快速普及平爐煉鋼法以替代原先占據主導地位的貝塞麥煉鋼法,20世紀前半期平爐煉鋼占美國鋼產量8-9成。
 
  鋼鐵大王卡內基
 
  當代氧氣高爐等系列前沿技術推廣普及對日本鋼鐵崛起與美國相對衰落影響,再次彰顯上述技術轉移創新規律。比貝塞麥轉爐與平爐煉鋼法更為優越的新一代煉鋼技術是氧氣轉爐。“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在頂吹氧氣工藝取代托馬斯或貝塞麥底吹工藝后,堿性氧氣轉爐(BOF:Basic Oxigen Furnace)工藝隨即取代了托馬斯和平爐煉鋼工藝,風靡了整個鋼鐵行業”。隨著高純度氧氣制取技術進步與成本降低,采用氧氣轉爐可以大幅度提高煉鋼效率并且改善鋼材質量。
 
  這項技術最早由奧地利工程師發明,美國鋼鐵工程師也參與研發使之成熟,然而美國由于傳統平爐技術比較完善缺乏推廣氧氣轉爐性技術,給戰后日本企業家提供機遇。日本較早大范圍采用氧氣轉爐,同時利用戰后海運成本降低便利擴大進口優質鐵礦石采購進口半徑,并率先推廣連鑄新工藝,結果利用技術轉移創新規律成功實現日本鋼鐵崛起,并對世界鋼鐵產業第二次轉移做出重要貢獻。
 
  中國鋼鐵追趕也體現技術轉移創新規律作用。由于歷史原因,我國計劃體制時期鋼鐵業以平爐技術為主導,采用煉鋼與鋼坯模鑄分離的傳統技術。改革開放時期鋼鐵業把發揮傳統模式潛力與借鑒日本成功經驗實施技術路線轉型創新結合起來,通過幾十年努力成功再造鋼鐵生產技術體系與供應鏈,同樣體現上述技術創新轉移規律作用。
 
  中國當代鋼鐵技術與工藝流程供給側變革包含幾個重大關鍵環節內涵。首先是以寶鋼高成本高規格系統引進日本鋼鐵設備與技術為切入點,開始對世界先進鋼鐵技術的系統引進、消化與吸收。二是80年代末開始對鋼鐵行業“六大共性技術”實施行業攻關,致力于對當代鋼鐵先進技術的集成式融會貫通理解與掌握。三是90年代以提高連鑄比為抓手,實質性提升鋼鐵生產工藝與效率水平。四是通過鋼鐵企業空間布局調整,推動鋼鐵生產重心向沿海地區顯著轉移,更大程度利用國外性價比更佳的優質鐵礦石資源。
 
  中國鋼鐵業在對全球先進技術工藝消化吸收與集成創新方面已取得實質性進步,但是整體水平與日本、德國、韓國等先進鋼鐵國家比較仍有不小差距,下一步需在技術工藝、產品質量、環保標準、企業效益等方面進一步提升,通過更為能動的前沿創新實現大國鋼鐵全面崛起。
 
  高速投資追趕規律
 
  經濟后進國家高速投資,是吸收利用新一代鋼鐵先進技術與提升行業人力資本素質的必要條件,是實現后進國鋼鐵與整體經濟追趕的必經路徑。評估現實生活中投資無疑需要重視體制扭曲影響、宏觀穩定要求與投資效率標準,重視通過改革體制機制、調節宏觀政策與鼓勵企業在公平競爭環境中提質增效等途徑加以解決現實問題。然而世界鋼鐵發展史國際比較經驗清晰顯示,大規模投資是新興鋼鐵大國后起直追的重要憑借。
 
  高速投資支持追趕規律在美國鋼鐵崛起過程中較早表現出來。《卡內基自傳》寫道:貝塞麥平爐煉鋼法的發明給鋼鐵制造業帶來一場革命,原來的設備就顯得過時而陳舊了。認識到這一點,我們花數百萬美元新建、擴建廠房,添置新設備。“我們繼續增建高爐,并且不斷改良技術。每新建一個高爐都會有很大程度的改進,直到我們認為已經達到了標準”。高速投資助推美國鋼鐵企業先后較早大規模普及利用貝塞麥轉爐與平爐新技術,支持美國在19世紀末率先成為年產量超過千萬噸級鋼鐵大國,確立美國鋼鐵在全球的主導地位。
 
  今年6月份投產的寶鋼湛江鋼鐵煉鐵2號高爐
 
  高速投資對日本戰后鋼鐵崛起同樣發揮關鍵作用。日本普及氧氣轉爐技術與推廣連鑄工藝都離不開大規模投資。“在1969-1970兩年中,日本鋼鐵工業投資額比歐洲煤鋼聯營和英國的總和還要多11%(肯尼斯、沃倫:《世界鋼鐵》第86頁)”。70年代日本出現新建大型特大型高爐浪潮。梳理資料顯示上世紀末世界范圍十余座5000立方米特大型高爐,絕大部分是由日本鋼鐵企業在70年代建造、或始建于70年代并在后來改建擴容而成。
 
  中國經驗同樣顯示投資支持追趕的規律作用。中國鋼鐵投資上世紀最后20年波動中顯著增長,用1990年不變價衡量投資額從改革初年不到100億元上升到1994年峰值300多億元。進入新世紀后鋼鐵投資增長大幅提速,不變價投資額從2000年200億元上下增長到近年峰值近2000億元,增幅約在9倍左右,直接支持了中國鋼鐵業規模擴張與綜合技術水平提升。
 
  與日本70年代新建大高爐歷史現象相類似,上世紀90年代特別是新世紀初年,我國鋼鐵行業興建十幾座4000-5000立方米大型與特大型高爐,同樣體現鋼鐵新興大國高速投資追趕規律作用。中國鋼鐵未來投資增速會顯著回落,然而鋼鐵結構轉型與技術水平進一步提升,仍需要鋼鐵投資保持相當規模和適當增速。
 
  我國鋼鐵業投資增長,得益于我國制造業整體水平提升與降低噸鋼產能建設投資成本,并使國內單位鋼鐵產能建造成本與國外比較保持相對優勢。例如寶鋼最初1、2期投資300億元,其中相當部分是美國進口設備技術,設計產能為670萬噸,噸產能投資約為4800元。寶鋼湛江首期投資500億元,年產鋼材938萬噸,噸鋼投資額約為5330元。
 
  30多年來,中國噸鋼高品質產能名義價格投資額增長約11%,然而同期我國固定資產投資價格增長兩倍多,可見過去30年用不變價衡量的噸鋼產能實際投資成本下降一大半。一些行業資料顯示,上世紀90年代后期以來,我國噸鋼產能投資比發達國家可比成本大約低一半上下。國內民營企業噸鋼產能投資成本又要大幅低于國有企業。
 
  中國鋼鐵業未來10-20年有望全面崛起
 
  觀察三次鋼鐵大國興起與世界鋼鐵產業轉移大潮,中國鋼鐵業發展推動新一輪產業轉移深刻體制特點在于,經濟制度與體制從封閉取向計劃經濟向開放型市場經濟轉型過程,為鋼鐵業可持續追趕與崛起提供根本動力。
 
  中國改革開放體制轉型,與上述需求、技術、投資等側面發展演變交織滲透,形成制度變遷與經濟崛起共生互動的歷史進程。就鋼鐵業體制轉型狹義內容而言,市場化體制環境大體通過以下幾個環節改革過程形成。
 
  一是價格體制改革。80年代實行鋼鐵價格雙軌制,90年代全面放開價格,形成反應市場供求的價格信號形成機制。
 
  二是國有企業改革。80年代分三個階段推進國有企業承包制改革,培育國企市場經營能力和競爭意識。90年代建立國企現代企業治理結構,允許小型國企破產或被重組,進一步轉變國有企業體制機制。
 
  三是允許支持民營企業發展。80年代允許縣鄉鋼鐵企業發展。90年代放松準入管制使民營鋼企初步發展,新世紀初民企占到煉鋼產量5%與煉鐵和鋼材產量10%。隨著過去十余年民營鋼企快速成長,民企2015年占全國鋼產量一半以上,一批大中型民企成為技術和規模躋身中高端現代企業。四是創建培育市場競爭機制,形成國企民企同臺競爭,國企內部央企地企各顯身手,民企內部規模不同企業同時發展的市場競爭環境與格局。
 
  市場化改革與行業對外開放相互促進。我國鋼鐵業開放政策突出表現為借鑒國外當代鋼鐵業先進技術,果斷轉變歷史沿襲的平爐煉鋼為主技術路線,面向全球引進最先進技術工藝再造鋼鐵技術體系。無論是國家投資的寶鋼大型鋼鐵項目,還是市場環境中快速成長的民營企業代表沙鋼,發展過程中幾次重大投資決策,都是在高度重視國外先進技術工藝并與國外企業實施各種合作過程中實現的。主動積極引進吸收并消化創新國外先進技術,成為中國鋼鐵業參與并受益于當代全球化相對開放環境的重要內涵。通過調整鋼鐵生產布局大規模利用國際市場高品位鐵礦石資源,有限放開外國鋼鐵企業在中國鋼鐵領域投資,也從不同側面體現鋼鐵業與開放結合的體制轉型特征。
 
  現代鋼鐵業總體屬于技術成熟行業,仍需比較密集勞動投入,建立與技術最優規模相適應的高效生產系統需巨額投資。我國現階段經濟特點在于,對成熟技術系統掌握與集成創新能力較強,高儲蓄率與設備制造優勢相結合支持大規模投資能力,勞動力成本與發達國家比較仍有明顯優勢,因而鋼鐵供給側特征與我國現實要素稟賦等發展階段條件高度契合。我國鋼鐵需求未來較長時期仍將居全球首位,為鋼鐵崛起提供需求條件。
 
  我國鋼鐵業過去幾十年發展取得歷史性成就,結合分析鋼鐵業經濟學特征與中國現實經濟條件,可推測鋼鐵業未來10-20年有望進一步提升進入全面崛起新境界。
 
  目前鋼鐵國內形勢與外部環境面臨的諸多新矛盾新問題,是我國鋼鐵業從世紀初數量擴張,轉向全面提升過渡調整期的產物。需轉換視角以新一輪世界鋼鐵產業轉移深化為背景,客觀分析鋼鐵業內憂外擾形勢形成根源,理性評估中國鋼鐵發展前景并實施切實有效政策化解目前困難。調整期鋼鐵政策對內應以結構性改革為引領,發揮市場機制作用化解早先積累失衡因素,并推進行業轉型升級,對外積極參與并引導國際鋼鐵對話,務實管理鋼鐵大國競合關系,由此推進新一輪世界鋼鐵產業轉移平順展開并迎接中國鋼鐵時代到來。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家稿件,文章內容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平臺觀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關注羽扇觀經guanchacaijing,分享中國經濟崛起背后的故事。
姓 名:
電 話:
郵 箱:
其它聯系方式:
留言內容:
驗證碼: 看不清,換一張
2018以太币行情走势图 江西时时怎么玩的 四川快乐12下载版 上海时时最快开奖结果 内蒙古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山西福利彩票十分钟开奖结果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50 pk10庄家是谁 12选五浙江快乐彩走势图表 下载广东时时 白姐兔费图库即时开奖